从城区、近郊到农村,成都的市域治理走出了一条差异化之路!
2020-12-22 14:47:38 来源:四川法治报

城市体量巨大、治理结构复杂、人员流动性强......作为国家中心城市,成都市目前常住和流动人口达到2183万人口,如何做好矛盾纠纷有效化解,严防风险事件发生成为了城市治理的重要课题。

从城市的“智慧大脑”、城郊的“法治移风易俗”再到乡村的“产业振兴”,不同的地域特点带来了各有千秋的治理方式。成都如何在市域范围打造矛盾风险的“终点站”?快跟随记者的脚步去看看——

主城区:以科技提服务水平,打通“最后一公里”障碍

“要是不还钱,我今天就在你铺子里闹……”

前不久,一家广告公司负责人跑到位于成华区长天路社区的一家门店,追讨被拖欠的DM单印刷费3000余元。

“你都把东西印错了,我凭什么要给你钱?”门店老板也不甘示弱,两人越吵越激烈,眼看双方要动手,派出所民警赶到。

由于属于民事纠纷,出勤民警无法解决,但第一时间找到了驻所律师。

运用专业的法律知识,驻所律师做起了“和事佬”将矛盾化解,最终门店老板同意支付1800元印刷费,双方还在调解书上签字确认,均不再反悔。

“不同的矛盾有不同的化解渠道,但派出所依然是群众诉求反映的‘第一窗口’。”市委政法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公调对接”工作中设立驻所律师,就意在第一时间服务群众,帮助解决困难。

在成都——尤其是中心城区,驻所律师已基本实现全覆盖。

此外,城区治理还离不开科技“加持”。

近年来,成都已全面实现了区(市)县、镇(街)、村(社区)三级综治中心规范化建设,依托于此构建起了智慧治理中心,打通了“城市大脑”、“镇街中脑”、“社区小脑”、“小区微脑”,以大数据“显微镜”加强监测预警,在提升大数据指挥调度和决策能力的同时,也加强风险矛盾的洞察能力。

今年8月,成都创新应用“智慧公共法律服务”,市民群众只需扫描二维码或打开小程序,便可直接联系专业律师咨询、申请人民调解等,实现为群众提供优质的法律服务解决问题;不仅如此,有关部门能在后台及时掌握人民群众需求,采取有针对性的依法治理措施,将矛盾隐患扼杀在萌芽。

近郊地区:靠法治移风易俗推动“双线融合”实践

11月19日下午,武侯区华兴街道南桥社区三楼,由透明玻璃隔出来的两个小房间里,一些辖区居民正在社区请来的专业老师指导下,分别进行着一堂声乐课和手工教学,场面十分和谐,内容深受居民青睐。

另一旁挂着“法治大讲堂”的大教室里,华兴街道政法委员和司法所长也在忙碌,讨论规划着在即将到来的“12.4”宪法宪法宣传日,组织开展一场大型的“模拟法庭”活动细节。

“2017年以来,几乎每个月都要开展一场有主题、有规模的普法宣传活动。”所长宋晓明告诉记者。

这条街道是成都典型的涉农地区,因搬迁安置带来了一系列矛盾纠纷,上访户多、民风彪悍、管理难度大,都是曾经的“老大难”。

“现在这些情况几乎不存在了。”宋晓明说,靠的就是推动法治宣传教育,达到移风易俗的目的,引导老百姓建立解决问题靠法的思维,避免矛盾升级。

集中资源做项目,搭建平台聚人心、促平安,像南桥这样的社区,在成都还有很多。

在相距成都中心城区较远的近郊新津区,小区组建了舞蹈队、烘焙班、老年人歌唱队、园艺小组等各类自治组织,群众自行打造“共享菜园”“共享厨房”,丰富了业余生活,拉近了邻里关系,充分解决了社区日常生活中各种繁杂琐事,提升了居民的满意度和幸福感,从根本上降低社会矛盾风险事件的发生。

市委政法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统筹平安成都、法治成都建设,筑牢防风险、促法治、保平安底线;组建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统筹基层党建和社区发展治理,构筑强基础、优服务、惠民生高线,形成全周期市域社会治理机制,这就是成都创新实践“双线融合”助推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的核心要义。

农村地区:因地制宜出实招发展产业解民忧

走过繁华耀眼的都市,又了解老旧安置区域,成都农村地区又是什么样?

近年来,成都紧紧围绕乡村振兴战略,结合产业发展,推动农村地区基层治理,也积极带动了平安建设。

青山绿水、空气清新。前不久,位于蒲江县朝阳湖镇仙阁村的朝阳湖在周末又迎来了一波游客,摆桌子、拿杯子、泡茶叶……旁边的茶铺摊儿上,40岁黄大姐忙得不停。

“现在家附近就有事(工作)做,家里大人小孩儿都能照顾,不需要(出去)打工了。”自村上发展旅游后,黄大姐就留在了农家乐工作,再未外出打工。

“黄大姐”在成都农村地区还有很多,发展农村地区产业,这样的状态无形中大大减少了各类矛盾的发生,这就是新时代下成都农村地区掌握的“平安秘籍”之一。

因地制宜,以党建带动产业,出实招促平安,才能让村民们的日子能过得有声有色,“实现社区平安和谐稳定,首先要解决的人根本利益,带领村民致富、有收入,这就是农村地区的治理之道。”市委政法委相关负责人说。

服务产业发展还体现在温江区寿安镇天星村。“产业”与“商户(村民)”是农村地区法治服务的两个重点。近年来,天星村加快推进以寿安镇天星村为圆点辐射整个北部花木产业片区的法治文化建设。

聚焦花木营销领域矛盾纠纷,通过与花木协会、规模种植户、村人民调解委员会合作,掌握纠纷调处难点,成立寿安镇花木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走在全国前列。

“重点发布片区花木行业纠纷调解花木品种年度参考价格,增强调解员对纠纷标的额把控,改变因行业行情信息不对称导致协议履行率低的情况,为产品出口提供了法治保障,让矛盾纠纷有出处。”寿安镇花木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负责人介绍。

随着东部新区的成立,成都的东、西、南、北共覆盖了23个区(市)县,近年来,这些地区因地制宜走出了适合自己的治理之道,记者的探访虽不能完全道出他们所有的创新举施,但能切实感觉到他们对以人民为中心的坚持,正是这份挚诚才换来了成都的长治久安,也正是他们的努力,推动着成都向新发展理念城市发展。(四川法治报全媒体记者 陈博)


蜀ICP备16024791号 中共成都市委政法委员会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

欢迎访问成都长安网,您是总第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