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政法先锋
穿白大褂的成都警察夏昱:让物证“说话”,帮被拐儿童回家
2022-01-05 10:32:50 来源:封面新闻 成都公安

有一个警察岗位,看似不用上街巡逻,好像接处警的现场也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他们身穿白大褂、手持移液器和试管成天泡在实验室里,重复着细致而琐碎的工作,与肉眼看不见的遗传编码打交道,用物证锁定真凶,让证据“开口说话”。

每起案件侦破的背后,都离不开刑事技术民警。夏昱,成都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刑事技术处DNA实验室民警,从事法医物证检验工作12年,参与侦破了多起重大疑难案件,经手的上万份检材检验,无一错漏。

12年完成上万份检材

今年36岁的夏昱是成都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技术处DNA实验室的一名民警。爷爷是一名老兵,父亲是一名巡警,在这样的家庭中成长,使得夏昱从小对制服充满了向往。

初中时,夏昱喜欢看《法证先锋》、《刑事侦缉档案》等刑侦类电视剧。有一句台词让他印象深刻:“法医为死者说话,物证支持法医为死者说话。”

大学时,他就读于电子科技大学生物技术专业。毕业后,同学从事了生物制药、房地产等形形色色的的职业。为圆警察梦,他果断参加招警考试,顺利进入DNA实验室,一呆就是12个年头。

成都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刑事技术处DNA实验室是我国较早成立的刑事科学技术DNA实验室之一,这支由11人组成的队伍,担负着全市刑事办案的DNA鉴定工作,实验室每年人均案件和相关检材的检验数量都上千。

从事法医物证检验的工作12年,夏昱参与侦破了多起重大疑难案件,经手上万份检材检验,无一错漏。

工作之余,夏昱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段子手。“你是法医?不,我是物证;你很沉闷?不,我很活泼。”他以讲段子的方式,调侃行外人对这个职业的刻板印象

寻找看不见的“DNA

实验室的工作,加班是家常便饭,有时检材很晚才送到实验室,夏昱只得挑灯夜战,熬夜检验出结果。

夏昱精于各类生物检材的检验鉴定,除了常规检材的DNA检验工作,他还擅长疑难复杂、陈旧腐坏的检材。

据他介绍,不同的检材,提取的方法也不同,要根据本身情况进行变化和修正,牙齿、骨骼等检材的DNA检验比较复杂,和常规检材的提取不一样,尤其是年代久远、保存环境恶劣的骨骼,非常考验技术人员的检验水平。

物证工作分为提取、扩增、电泳、结果分析四个步骤。“其实就是一个翻译的过程,我们就要把检材转换为可有效数据的证据。”夏昱介绍。

遇到久侦不破的案子,夏昱会坐在物证前面思考,一坐就是大半天。夏昱看来,这段时间就像是和嫌疑人的一场对话。

除了检测工作外,有时也需要参与现勘工作当中。“有时候尸体已经搬走,需要根据经验和现场分析,在静态的现场寻找看不见的痕迹。”夏昱介绍,两个物质接触就会留下印迹。“嫌疑人留下的东西,就是死者留给我们的东西。”夏昱坚信,只要有案子、有现场就一定会有物证。如果没有,那一定是还没找到。

侦破部督特大杀人案

15年前的冬天,成都邛崃高埂镇裕民路发生“12·24”杀人纵火案,三名女子当场殒命。因当年破案手段有限,案件久侦未破。

2021年12月7日,在西藏丁青县,现年45岁的嫌疑人徐某辉落网,这桩命案积案终于告破。成都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技术处DNA实验室在这起部督特大杀人案的侦破当中,起到了关键性的支撑作用。

自进入实验室以来,夏昱跟着师傅白小刚一直跟进此案。“每个人的办公桌上都附着了一张数据图,隔三差五就把这个案子拿出来研判比对。”夏昱介绍。

随着检验技术的不断进步,实验室分别在2010年、2017年、2020年根据行业内的要求,用不同的实验技术将基本数据不断扩展,由此能够更加精准地开展个人信息研判。

2020年10月,夏昱到广东参加公安部命案积案攻坚会战,他向公安部专家请教了该案件,获得了一些有效建议。

12·24这个案子上,夏昱和同事都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案子一日不破,压在他们心里的大石就一直没落下。“虽然比对结果一次又一次推翻,但总感觉这个人仿佛就在身边,越来越近。”终于在去年11月4日,更新的数据让真凶浮出水面。

“当时大家很激动,我整个人汗毛都竖起来了,就像中彩票一样。”15年下来,案件相关资料堆积如山。2021年12月7日,嫌疑人抓捕归案后,夏昱发了一个朋友圈:“十五年了,太阳出来了。”

2020年底,公安部组织全国公安机关开展查找被拐失踪儿童的“团圆行动”。在夏昱和同事的不懈努力下,今年,实验室一共找回了近百名余名失踪被拐儿童。夏昱说,每次看认亲视频都觉得特别感动,如果有机会也想去现场,见证团圆。

蜀ICP备16024791号 中共成都市委政法委员会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